程序员是这个时代的思想家

好吧,这句话其实是3G门户创始人张向东说的,“这个时代的思想家是程序员。”当然,你可以争辩,话反过来说就是另一层意思。标题是有点哗众取宠,那就改成“程序员更有机会成为这个时代的思想家”。

张向东是在评论KK(凯文.凯利,《连线》杂志创始主编)的著作《失控》时,提出这个观点。KK作为未来学家,经常强调的却是,要了解未来必先了解历史,从历史中能看到未来的趋势。《失控》,以及KK最近的新书《技术想要什么》,都是在一个宏大的数万年甚至百万年的生命进化史的叙事背景下展开。“时代的思想家”这个命题,也不妨拉升到历史的广角视野中考察。

KK的一个观点是,人类与人类的创造物——技术,是共同进化,相互依存。当人类驯化了狗、奶牛、谷物,人类自身也被驯化了。我们的牙齿不再锋利,我们的肌肉不再健壮,我们的毛发不再浓密。我们在创造技术、创造工具的同时,我们自身也在被再造。我们被自己创造的技术、工具所“驯化”、所“再造”。

古代,思想家常常是文学家。小学课本中对孔子、庄子等大师的介绍,经常是“伟大的思想家、文学家……”。充满哲理思辨的篇章,大多在文学上也很出彩,原因恐怕不仅仅是“言而无文,行之不远”那么简单。KK新书《技术想要什么》第一部分也许给出了一些线索。语言、文字的发明,是远古时代人类最伟大的技术创造,语言、文字是古代人类更为重要、复杂的技术工具。按KK的“人与技术共同进化”观点,技术存在的地方,它使我们的思想、身体和基因发生改变。语言文字的娴熟运用,和思想的进化,就会出现一个有趣的共生现象。

近代,思想家常常是数学家、物理学家。数学家拉普拉斯,更为有名的是机械决定论的世界观,宇宙就像一个精确运转的钟表的比喻。牛顿的经典物理著作,取名《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哲学系的课程,一般包括近代物理。上了年纪的物理学家,发挥余热做科普演讲的主题,往往是“物理与哲学”。KK提到,技术在我们的生命中究竟意味着什么?面对永不停歇、日新月异的技术变革,我们如何找到“自我”的“锚点”?要回答这些问题,技术进化给了我们一个思考的框架。对数学和物理的谙熟,无疑有益于这种思想上的探索和参照。

这个时代,是Internet狂飙突进的年代,是KK所说由“原子隐喻”到“网络隐喻”的年代。上个世纪80年代,“四个现代化”的标志是卢瑟福的原子模型。今天,科幻电影关于未来世界的图景描述是Matrix。KK预言了“The One”,全世界20多亿台上网的个人电脑,加上超过40亿部手机,再加上所有的数据服务器,这些数十亿的机器通过有线和无线的网络连接起来,耗去了这个星球5%电力,构成了一台庞大的虚拟机器。有些人称之为“云”,有些人称之为“外脑”。无论如何,人类将要与这样一个“超级网络”共生共存、共同进化。这个“超级网络”将给予人类更多的选择、可能性,深刻影响人类社会的进化。

这个时代的思想家,需要理解网络所代表的由复杂性而生的凌乱之力,需要理解人类社会与“超级网络”共生后对一系列如民主化、市场经济等问题的影响。如冯.诺依曼所说,从对物质、能量、密度这样问题的思考,转到对结构、组织、信息、控制的思考。计算科学,为这些问题提供了思想的弹药、工具、脚手架,这一点正如十九世纪的物理科学。
那么,谁更有机会成为这个时代的思想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空洽网 » 程序员是这个时代的思想家

流明天

继续阅读此作者的更多文章